您的位置:文章正文

拖欠学员退费股东却巨额分红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

加入日期:2020-5-23 9:32:36

  中华财富网(www.chinacaifu.cn)2020-5-23 9:32:36讯:

  就业形势寒意浓浓,职场竞争进一步加剧,这也催热了求职者对公务员、教师、事业编等职业考试的热情,职业培训市场看似一片红火。

  然而,业绩亮眼的“公考第一股”中公教育(行情002607,诊股),却陷入了“退费风波”。今年3月以来,各大在线投诉平台关于中公教育退费乱象的投诉量激增。

  「1」

  退费乱象频发,用户投诉不断

  花朵财经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“中公教育 退费”词条,发现有超过300条相关投诉,聚投诉平台上的相关投诉贴也超过了200条。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07412.jpg>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09415.jpg>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11407.jpg>

  翻阅发现,网友指控的核心集中在中公教育各式协议班拖延退费问题。多名投诉者表示,中公教育承诺申请退费起,30-45个工作日完全退费,但是实际上严重超时,学员也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,涉及金额动辄在万元以上。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13412.jpg>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15433.jpg>

  资料显示,中公教育已在全国319个地级市建立1104个直营网点,提供的培训品类也已经破百,其在培训教育领域的龙头地位不言而喻,但这样一家名声响亮的上市公司却在退费问题上长期遭到学员诟病,甚至连微博的“中公教育超话”都沦为维权阵地。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17408.jpg>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19432.jpg>

  4月24日,某匿名网友发帖控诉称,自己于2019年11月底报名陕西中公教育的人行面试协议班,费用为17800元,合同承诺不通过可以全额退费。今年1月公布落榜后,该网友联系中公申请退款,却遭遇了各种推诿扯皮。

  “3月至今,本人多次询问是否可以退费,均被告知需要等待,并且回复态度拖延,亦未能提供人行录取工作未完成的证据(如录音等)。”该网友发在投诉贴中控诉道,中公教育以补录工作未完成等学员无法核实的理由,长期拖延占用学员资金,严重侵犯学员权益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中公的“老对手”华图在协议班的退款处理上比中公利索很多。去年12月,华图教育发布公告称,所有协议班学员的退费周期为10个工作日,如果学员退费超过10个工作日,欢迎学员投诉。

  5月22日,李先生在聚投诉平台发帖称,自己在受到诱导下情况下办理了“2020吉林省考0元理享学”的课程,一开始推销员声称课程为助学金,无利息,如果考不上,全程不用掏一分钱。

  后来,李先生发现自己因此课程背上了42800元的商业贷款,合同内赫然标注贷款年利率为6.6%。在联系退课退钱解除贷款的过程中,中公说辞上表示同意,却一直推脱拖延。

  其实预付费模式在教育行业已经是“烂大街”的操作,模式本身没有问题——机构能得到充足的资金流用于课程的研发和迭代,学员也能从中受益。

  然而实际上预付学费常常被用于资本运作,脱离了教研层面的投入。值得注意的是,中公教育的营收模式除了基础的培训收益以外,还通过券商、银行等机构进行短期投资理财,据中公教育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,报告期内实现相关收益高达4900余万元。

  结合财报数据,不难总结出中公拖延退款背后的原因。中公教育2018年在营业收入仅为62亿元的前提下,投资支付高达171亿元,并从中获得投资收益1.1亿元。

  有分析称,这里面很大部分的投资支出,很可能就是学员的预付学费。

  中公教育2019年财报显示,培训学生总数 328.74 万人次,其中面授培训 150.82 万人,线上培训 177.92 万人。

  中公近年也进一步提升了“协议班”的比例,节节攀升的学员为中公的投资业务持续大量地“输血”。到了2019年,中公教育投资支出达到271亿元,营业收入为91.76亿元,投资收益飙到了2.59亿元。

  「2」

  一边拖欠退费 一边巨额分红

  匪夷所思的是,频频被指控拖欠退费的中公教育,却在给股东巨额分红。

  事实上,2019年中公教育交出了一份漂亮的财报。数据显示,中公教育全年实现营业收入91.76亿元,同比增长47.12%;净利润18.05亿元,同比增长56.52%。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21409.jpg>

  中公教育被指“坑多多” src=http://getimg.jrj.com.cn/images/2020/05/weixin/one_20200523074423423.jpg>

  更引人注目的是其大手笔巨额分红。中公教育的分红方案显示,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2.40元(含税),共计派发现金股利14.8亿元。这相当于将当期净利润分去八成,堪称“清仓式分红”。然而,中公教育在巨额分红的同时还大肆举债。

  据了解,中公教育2019年末的短期借款余额为28.67亿元,同比增加78.41%。而中公教育方面对此解释称是银行短期借款增加所致。

  但年报却显示,截至2019年末,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余额还有27.24亿元,同比增长 319.96%。很快,中公教育便因为“存贷双高”的问题遭到深交所问询。

  疫情影响下,中公教育线下培训业务停摆,直接导致数十亿元的预收款存在退费的风险。在当初借壳上市之际,中公教育就已经发布预收款项的风险提示,若学员大规模退款,将造成现金流大幅减少,从而对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如今,这个预警似乎正在成为现实。

  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末,中公教育预收培训费26.34亿元。深交所对此下发问询函:“你公司在互动易上表示,受疫情影响,你公司大部分线下授课尚未恢复,请说明报告期后是否存在集中退费的情形,是否对你公司经营业绩、资金状况及业绩承诺达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。”

  显然,分红过后,中公教育的账面资金大幅减少,流动性及偿债能力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。

  一边是大股东享受巨额分红,一边是学员退费维艰投诉不断,现金流充沛下还大肆举债,中公教育的矛盾操作实在让人看不透。

编辑: 来源: